“云端”授课助推高效执行

江西高院执行局举办第二期“赣鄱执行讲堂” 分享经验促提升

来源:  江西法制网     |    日期:  2020年05月29日     |    编辑:  曾若晨     |    新闻热线:  0791-86847195

  为进一步加强执行工作管理,学习借鉴先进法院的典型工作经验,深入推进执行流程集约化模式改革,严厉打击拒执犯罪行为,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5月28日下午,江西高院执行局举办了第二期“赣鄱执行讲堂”。据介绍,“赣鄱执行讲堂”每季度举办一期,邀请执行系统业务专家主讲或邀请工作成效突出的执行局长作典型经验介绍,成为江西法院执行干警理论探讨、经验交流、互相借鉴的学习平台,是典型经验交流传播的阵地。本次授课继续采取视频的方式进行,邀请了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彭林,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正科级审判员陈宝亚,鹰潭市余江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吴全明作为主讲人,他们分别介绍了所在法院的典型经验。

  “赣鄱执行讲堂”(第二期)现场

  萍乡法院

  实施精细化管理抓好四个管控

  据介绍,萍乡两级法院持续攻坚克难,狠抓管理和规范化建设,执行工作质效长期位于全省法院前列。从2016年“基本解决执行难”以来,萍乡两级法院执行队伍积极抓队伍建设、抓精细化管理、抓履职尽责、抓突出问题,各项指标持续保持高位运行。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彭林围绕“如何抓好执行工作”这一主题,从抓队伍建设、抓精细化管理、抓履职尽责、抓突出问题等4个方面讲述了这些年作为执行局局长的感受和体会。对于执行中碰到的难点问题,萍乡法院要求成立以局长为组长的攻艰小组,协调解决或报请院长协调解决。较早与国土、公安等部门建立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的工作机制,让大家看到法院不是一家在单打独斗;通过加强学习培训提升干警信心,编印了《执行工作四步执行法》,将老执行员的经验和方法用文字的形式保留下来,理清新进人员的工作思路,作为工作守则,指导规范开展执行工作;通过微课堂、微测评的方法,引导干警加强业务学习,提升应用能力水平。

  针对复杂案件,局长、分管局长带头办案,在实践中指导培养执行员。该院定期召开案件分析会,听取承办人对案件情况的汇报,对复杂难处理案件进行会诊,发现执行不当、拖延执行的情况,及时进行纠正,向承办人提出解决问题的新思路,并明确下一步执行方案。经过不断磨合和实战训练,萍乡法院执行干警的素质和能力得到了较大提升。

  2017年,萍乡法院提出了精细化管理的思路,依靠精细化管理,解决管理上存在的问题,杜绝消极执行、乱作为等现象发生,初步形成了反应快、职权明、关系顺、环节省、责任清的执行工作管理模式。

  近年来,萍乡法院主动把执行工作融入地方工作,借助党委、政府打造诚信社会的工作要求,不断推进执行联动化机制建设和综合治理大格局建立。萍乡市全面依法治市委员会2019年11月印发1号文件,明确了各责任单位对加强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工作的职责。近两年来,萍乡法院与公安、民政等11个部门联合出台了加强执行联动协作文件。

  萍乡法院全面管控执行全过程,把解决自身问题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抓好四个管控:一是管控流程,用信息化倒逼执行节点的落实。制定《执行案件流程管理规定》,将人员分工和岗位职责具体化,把最高人民法院37个节点细化为69个执行步骤,进行严格管控,通过12368短信平台把下一步的节点名称、办理时限自动推送至执行员、申请执行人和相关领导;二是管控行为,统一执行强制措施的适用条件;三是管控期限,对即将到期的案件进行预警,对长期未结案件定期通报,进行约谈督办,限期结案;四是管控质效,指挥中心安排专人每日对质效指标进行分析,抓好事前提醒、事中检查、事后评估,对信息录入做到提前监督,减少差错率,做到简案快结、难案精执、大案实结、困难案件借力结。

  渝水法院

  积极推进执行集约化创建执行集约品牌

  新余市渝水区法院在全省率先建立了执行信息查询平台,率先建成不动产在线查控系统,率先对执行非核心事务引进外包服务,结合执行工作实际,围绕“大中心,小团队”构建理念,做好辅助事务性工作的集约化办理;建立五个执行团队,推进类案集约办理,实现简案快办、类案专办、难案精执。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正科级审判员陈宝亚对相关执行工作作了介绍。

  近年来,渝水法院以建立执行长效机制为总体目标,以执行流程集约化试点为契机,积极推进执行集约化,创建执行集约品牌,推进执行改革创新,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过去渝水法院是“小中心、大团队”,综合科即指挥中心的职责很少,仅仅是一个案件快速流转站,执行案件来了以后,简单分案就完事,指挥中心对案件流程监督管理的职责没有显现,指挥棒的作用没有得到发挥。在2017年以前,渝水法院所有的事务性工作都基本分散在各自承办人手上,每个承办人做法不一,案件材料反映的办案程序无法统一,办案期限也形同虚设,有的案件一办就是2~3年,办案效率低下。这些都是指挥中心过小的表现。在“大团队”方面,执行局团队较大,虽然有几个执行小组,但组织关系较为松散,执行全程都是执行法官一个人完成,没有实现自上而下的管理监督,一个局长管几十号人,一个局长管几千件案件,办案效果欠佳。

  渝水法院积极构建“大中心,小团队”,就是要对上述问题进行修正,重点在如何做好“大中心”上做文章,把指挥中心的规范管理监督应有功能发挥出来。为此,渝水法院出台了《执行流程集约化实施细则》,给指挥中心扩权,给办案团队收权,把过去由各承办人自己办理的辅助性事务抽出来,由指挥中心按照统一的标准化流水线来办理,具体内容包括制作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限制高消费令、查冻扣裁定书,网络查询冻结、传统查控,财产分析、评估网拍、“三推送”、统一信息录入等,实现了事务性工作集约全覆盖。

  通过几年来的改革创新,该院执行集约化日趋成熟,品牌创建及集约效应凸显,核心质效和主要质效指标稳步提升,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余江法院

  引导申请执行人刑事自诉创拒执罪自诉“余江模式”

  余江法院在解决“被执行人难找”的问题上独辟蹊径,充分利用引导申请执行人刑事自诉的方法打击规避执行行为,解决了一批难以解决的“骨头案”、系列案,形成了拒执罪自诉“余江模式”典型经验。

  余江法院审理拒执罪自诉案件由专门的团队负责,主审法官为该院分管执行的副院长。立案部门收到当事人的自诉立案申请后,符合条件的予以立案,由承办法官向自诉被告人送达,由刑事法官与被告人进行沟通、商谈,了解其履行想法,如果被告人有积极履行的意向,则勒令其在较短的时限内履行义务;如果被告人拒不配合的或者仍隐匿不见的,则立即移送公安部门追逃。

  刑事自诉被告人到案后,法院按照刑事诉讼程序,对其在24小时之内进行提审,告知是否要请律师,再次听取他的想法和意见。视情况与其家属联系,如果其家属想要履行,则由审判法官组织被告人家属和被告人见面。在全部履行或大部分履行完毕后,动员自诉人撤回刑事自诉,刑事案件结案。

  余江法院保持对拒执罪的强大威慑力,对于态度恶劣、分文不给的被告人,一律依法从严判决,顶格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余江法院严格把握审判标准,杜绝一案一个做法、一案一个标准,让被告人看到,拒不履行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三年有期徒刑。

  2016年以来,该院共办理拒执罪自诉案件134件,其中94件被告人到案后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自诉人撤诉结案,12件依法作出判决。该院办理的拒执罪案件数量连续三年位居全省法院之首,解决了过去一批难以解决的“骨头案”、系列案,取得了积极的工作成效和良好的社会反响。

  文/图 卢日久 记者程爱娣 实习生王凯琴